• Aug 06 Sat 2016 02:56
  • 破病

因為破病有了個名正言順公休的一天,應該是有機會看看書,聽聽音樂,剪剪vocal(喂~~)。今天適合處理傷感的事情,各種的裝模作樣都被允許。

 

中午找了一個氣功師父,他整骨,也針灸(原來 灸 這個字是二聲不是一聲!)。他在我身上摸了摸,說我病入膏肓了,肝腎脾心不行,腸胃很好。有時候我懷疑這種危言聳聽的說法,像是極端的宣傳技術,你就得為自己的生命做出抉擇。『你來6次,我可以幫你恢復』他說。6次 ,以做生意來說,不算貪心,『病入膏肓』耶!!最少應該值得 10次吧,為了保命再多我也得來!! 

 

整脊過程痛痛痛,癢癢癢,酸酸酸,倒也沒啥特別。師父問:『弄完有沒有比較鬆?』,反骨的我心心裏嘀咕『剛剛那麼痛,不弄了當然就鬆啦!』。『你怕不怕針』師父再問。『當然怕!!』。師父說:『來躺這邊』,一點都不理我對於侵入式治療的恐懼。左手手背4針,左腳膝蓋以上4針。神奇地,沒什麼太痛的感覺。表定20分鐘完成儀式,剛好來補個眠。

 

就在接近尾聲的時刻,我左手的針開始微微晃動,這不得了了,我慌張問:『怎麼了怎麼了』,師父說:『氣在動』。天啊,不會越動越深層吧!! 接著,我感覺身體有一股悸動,是,是悸動。我很難想出另一個詞形容那種感覺,不是起雞皮疙瘩,不是酸麻,不是嘎冷筍。像是有一道雷射網從身體的左掃瞄到右,從下到上,從前至後。

 

結束。回家。

 

下午,洗衣店快遞員拿走上個月的氣味,明天將換來茶香,包裹身體。究竟是觸景傷情,還是聞味傷情,抑或聽聲傷情的速度快一些?以這三個器官的相對位置而言,眼睛是佔了優勢的,不過,我經驗裡,音樂是最快引起連鎖效應的。我們受到刺激把儲存於各個神經位元遠端的深層記憶,叫回海馬迴供自己回味。新的解釋,新的情緒,說法,將會因為現下的處境污染了真實的記憶。我們開始改寫,寫成對自己有利的場景。然後,再歸檔存。

 

師父的針,可以阻斷污染,保證一切純真嗎?

 

應該在三月開花的百子蓮,到了六月才開,不知道師父能不能整整這病入膏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chienchi 的頭像
chenchienchi

陳建騏的音樂花園

chenchie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c
  • 很令人著迷的文字,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