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8291_385555651509731_565007042_n

 

總是會有盡頭的. 物理上真正的世界末日來臨前, 心裡的空洞是更令人絕望的深淵. 橫在我們面前的, 永遠是選擇的問題.

 

小時候, 某天騎在單車上, 猛然放開手把, 在一陣搖搖晃晃中發現, 原來身體重心就可以控制單車左右. 雙手如此的自由, 感覺如此特異, 足以幻想自己是超人家族一員, 從家裡到學校的短短時間, 是打擊惡魔惡魔的秘密任務, 我將拯救人類免於毀滅的恐懼. 如此天真, 滿足.

 

在水彩紙上, 染了一片黃, 為了接下來的綠做準備. 沾點藍, 灑上. 不同比例的藍黃比例結合出水綠, 碧綠, 銅綠, 橄欖綠..., 水分充足的顏料恣意散開, 我不作計劃, 想著, 就這樣的深深淺淺, 倒也自然地在濃密葉叢中透出光來, 稍後也有空間勾勒枝幹. 在層疊的顏料中, 你能從最上層的綠, 看透下一層的藍, 混著在下層的黃, 或許還有其他. 在透明水彩的世界裡, 永遠沒有錯誤的問題, 你永遠可以再加一層色彩, 變化上一層. 

 

記憶和想像, 大概就是這樣的關係吧. 最久遠的回憶不一定是最下層的深埋, 甚至可以鮮活的躍於紙上. 可以試著用不同顏色模糊回憶, 卻發現本色依舊, 不時閃爍. 而想像, 在不同深淺的色塊中, 我得依著水份遊走的形狀, 加上幾筆, 其實是具體了如煙的氛圍. 

 

誰能來救我們呢? 從什麼之中救出呢? 如果音樂無法感動你, 回憶, 想像都不再迷人, 那與世界末日何異?

"騷人"電影裡的卡拉圖號方舟, 只是三個無所事事的年輕人捏造的? 幾米繪本裡盲女走進的地下鐵呢? 在電影院聽著"Young Dudes", 在劇院聽著"生命的月台". 而, 你想在你的卡拉圖號和地下鐵列車上, 承載什麼東西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chienchi 的頭像
chenchienchi

陳建騏的音樂花園

chenchie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