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29 Thu 2010 14:23
  • 初衷

R0011022.JPG 

 

 

 

 

下午進飛人集社劇團的排練場看整排, 這是一個位於中華路與泉州街的老房子, 一排五戶, 市政府將房子釋出讓藝文團體申請進駐, 稱藝想空間. 庭院, 老樹, 矮牆, 嘎嘎作響的木門配上剝落的油漆牆面, 十足是個創作的地方.

 

莎士比亞妹妹們的劇團, 創作社, 沙丁龐客劇團, 飛人集社....每個劇團血緣相連, 或直系, 或旁系, 有著家人般的關係. 而我, 雖然不屬於任何劇團, 卻是這家族的老朋友, 每年總是會碰上, 寒暄問暖. 家族新血不斷的加入, 我已經無法記得所有成員的名字, 漸漸的, 我也成為家族的長輩.

 

飛人集社劇團即將推出"魚", 是這家族的新血的作品, 我擔任音樂設計. 我喜歡跟新的創作者合作, 不論年紀, 我想知道新的思惟, 新的邏輯, 新的故事. 一開始導演靦腆又不好意思的問我意願, 我說, 只要不跟其他工作時間重疊, 我便答應. 他訝異於我答應的那麼快. 嘿, 我也年輕過啊, 我就是這樣開始我的劇場音樂工作的啊.....

 

排戲, 好小的排練場, 四個演員, 我想都不超過25歲, 離演出還有數月, 但已經丟本(台詞已經背好), 肢體, 口齒, 表達, 超過我的期待. 是熱情使然吧, 看著演員在場上努力的動作著, 翻滾, 打架, 爭吵, 熱淚, 冷靜....流的汗, 花的時間, 不盡然是為了微薄的演出費, 到底是為了什麼理想? 表演大師? 劇場大師? 我自問. 我自答. 我只是想體驗別人的生活, 別人的故事. 不是為了逃避, 是或許我能在這些故事裡找出自身生活困頓的出口, 非物質的出口. 音樂工作讓我情緒有出口, 而劇場工作讓我思考.

 

表演工作坊推出的"彈琴說愛"另類音樂劇, 兩位鋼琴家的表演, 一位盲人鋼琴家許哲誠, 另一位是許的鋼琴老師, 范德騰. 全場用類似相聲的表演方式, 運用各種音樂上的話題, 以歌唱, 琴聲, 舞蹈讓整個表演非常流暢有趣. 古典, 爵士, 流行, 音樂劇等音樂類型都難不倒他們. 師生的對話, 涵蓋個人求學, 對愛的感知, 對演出, 音樂的各種看法. 是我最近最喜歡的表演. 尤其是下半場結束前的最後一段對話, 由老師開始發問, 沒有複雜艱難的演奏, 只有學生彈著簡單的音符. 

 

綠色給老師的感覺, 是清新, 自然. 給學生是孤獨, 恐懼, 因為曾經在綠油油的草地上, 找不到爺爺的蹤跡. 白色給老師的感覺是明亮, 乾淨. 給學生是鄉愁, 寒冷, 因為在奧地利留學的時候, 那是大雪紛飛的場景. 老師問學生: 你希望你能看得見嗎? 學生答: 不會. 老師問: 為什麼? 學生說: 那老師, 你希望你看不見嗎?? 我想, 學生想的, 是珍惜自己所擁有的, 也珍惜自己沒有的. 聽他彈的蕭邦黑鍵練習曲, 流暢無礙, 似乎是鍵盤拉著他的手指, 要他彈下每一個音, 每一個和絃. 大跳, 琶音, 音階, 情感, 都是如此精準....我無法了解這是如何的練習過程, 但我確確實實了解, 這是用生命熱愛音樂, 他決定讓音樂成為不可或缺, 成為感知.

 

我尋找初衷, 對音樂, 關係, 生活, 生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chienchi 的頭像
chenchienchi

陳建騏的音樂花園

chenchie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maysophia
  • 音樂設計..是怎樣的一個過程呢??
    我想像不出.

    五月天的音樂,讓我瞭解自己.當面對夢想和自由,渴盼珍惜且不遺餘力.
    蘇打綠的音樂,原來有一種聲音這麼貼近"思念"的感覺,飄忽不定溫柔蜿蜒之間,心中傳來最乾淨的呼喚
    tizzy bac的音樂,揭開我可能已經忽略的傷痛,提醒我可能已經忘了是時候尋找新的期待
    陳建騏的音樂,深刻她的他的喜怒哀樂,語言和念頭,最後融化成感染人的力量.
    我想,這些都是世界上充滿光彩的美好事物..
    好的音樂 是我的出口.
  • 音樂設計...是....ㄟ...我也說不出適合的描述

    chenchienchi 於 2010/07/09 03:07 回覆

  • JAJA
  • 為此,我又感動了,想不到,建騏的手不止在黑白鍵上談情,也會在字裡行間說愛。謝謝你!
  • 文字, 我不擅長啦, 獻醜

    chenchienchi 於 2010/07/09 03:06 回覆